摘要:
在《当代语境下的摄影价值》研讨会上,我分两次发言,每次大概10多分钟,谈的第一个问题,是“我眼中的中国当代摄影”,粗略整理如下:

通过2011摄影新锐评选、2012连州摄影节、2012草场地摄影季来谈我个人对于中国当代摄影的认识。

首先,我十分肯定最近两年影展、杂志、媒体上的摄影新变化:年轻摄影师们得到了空前的关注和扶持,新面孔带来了新作品,新作品昭示着新活力。这种新人辈出,主题多元,表现方式和创作理念多样的状况,无论如何都是比单一沉闷老旧俗套的局面强。

往年的摄影作品,几乎被黑白纪实(貌似纪实)、秀美风光、甜腻糖水片三分天下,现在则是多家争鸣,孕育着多种多样的可能性。

但是,我们必须认清“当代语境”到底是一个什么语境,我个人认为:当代语境可以分为:经济和生产力的发展程度、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当下结构、公民意识公共话语空间的成熟程度以及艺术史意义上的当代语境。

按照这四个大的方面去考察,我们不难发现:经济方面来讲,中国已经出色甚至超速地完成了市场经济建设
,高度融入了全球化的经济背景和资本流通,纵然中国各地区经济发展极不平衡,但对于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来说,其城市建设的规模、繁华程度、商品的流通和丰裕度,已经毫不亚于纽约巴黎这样的国际级大都市。大体上我们可以说:中国已经进入了完全的消费主义社会,大街小巷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广告牌,已经宣告了中国当下社会商业资本的无孔不入和消费欲望的极度膨胀。

但对于其它三个方面的考察,我们则很难表示乐观,也很难说自己非常“当代”:政治意识形态方面,留给艺术家或者摄影家去自由表达和创作的空间依然非常有限;基于13亿人口的公民意识和公共话语空间建设,依然只能算是刚刚起步;而艺术史方面,我们则呈现出匪夷所思的大跃进姿态,毫不脸红地宣称自己用了30年的时间,走完了西方践行了160多年的现代艺术和后现代艺术时期,一路高歌进入了当代艺术的繁荣期。

在这种情况下,我国的当代摄影实践的土壤和基础,就好像一个四轮汽车,只有一个轮子是运转正常底气十足的,而其余的三个轮子则爆胎撒气差强人意。

中国当代摄影语境本身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以及摄影师对特殊语境认知的匮乏,表现在摄影作品上,则不可避免导致以下不足:

1.中国的当代摄影实践缺乏现实生活的关联性、缺乏艺术精神的先锋性、缺乏艺术态度的批判性。

由于人文教育尤其是艺术通识教育的严重匮乏,绝大多数的国人,甚至包括受过高等教育大学生,对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都缺乏起码的认知和常识。很多人认为:形式上的创新、风格上的诡异、色调上的非主流以及构图和数码后期的天马行空,就是当代摄影创作的核心要义了。

但岂不知这是非常错误的,当代摄影实践,属于当代艺术创作的范畴内,而当代艺术的核心,与艺术作品的风格、材质、样式和形态,关系不大。当代艺术的核心要素是“观念”,艺术作品所要传达的“观念”,不仅要新颖、深刻、具备相当的先锋性和批判性,而且必须是跟艺术家所身处的社会现实密切相关的。当代艺术是通过艺术作品和艺术行为来向公众和社会用艺术的方式,“提问题”的艺术,最终目的是引发公众对于某种现象、某种问题、某种价值观、某种哲学问题的自省和思考。

如果以这个标准来审视中国当下的当代摄影作品,我们就会发现绝大多数作品都是花哨有余而深意不足,因此也就难以算作合格的当代摄影作品。


2.中国的当代摄影实践,模仿跟风严重,创新意识和发散思维严重不足。

纵观中国近两年的摄影展览、比赛和创作,我们不难发现景观摄影在中国的异常火爆和古典摄影或者放印技法的空前流行:无数的中画幅或者大画幅底片,印满了城乡结合部、新旧交替处、废弃的工厂、荒芜的游乐园、审美怪异的建筑、不了了之的工程建设的影像。

而针孔摄影术、达盖尔银版摄影术、火棉胶湿版摄影术,蓝晒印相法甚至有剧毒的一些摄影印放工艺,也在近两年火爆了起来。

不可否认: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在这个批量生产毫无个性的年代,人类普遍存在的怀旧情绪和手工情节,当然会驱使一些人在数码大潮下回溯老祖宗们使用过的古典摄影与印放技法,而在电脑屏幕上看够了数码照片的人,对于印在铜板和玻璃上的幽暗影像,自然而然也会感觉新奇无比。

作为个人来讲,无论是爱好国画还是油画,爱好抽象还是写实,哪怕是皓首穷经一辈子死死守着一个不放,也无伤大雅甚至精神可嘉。但如果把回归传统当做主要的探索当代摄影可能性的手段,甚至打着探索当代艺术的旗号,背地里只是为了迎合资本市场的需要,这种做法则是应该受到质疑和批判的。

在当代艺术的范畴里,摄影只是一个工具和媒介,对于最终的艺术作品来讲,摄影可以是最终的作品形态,也可以是最终的艺术作品的一部分,比如成为装置作品的一部分,或者在摄影的基础上再进行绘画等等。思维完全可以是发散的,多样的,作品的形态和主题也是千变万化和永无止尽的。当代摄影,不必仅仅是景观和古典工艺。


3.中国的当代摄影实践,社会认知度不高、艺术价值、社会价值和公众影响力皆乏善可陈。

中国的艺术圈和摄影圈,始终是一个非常狭小非常封闭的圈子,除了各大艺术品在拍卖市场上的惊人天价经常引得媒体跟风报道外,普通民众就算经常去逛艺术馆博物馆和艺术区,也大都是凑凑热闹,娱乐休闲。

如果说普通民众对于古典艺术和传统摄影的认知,还可以凭借直觉和经验去猜度和欣赏的话,那么面对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作品,在既无艺术通识教育背景,又无现场专人讲解的情况下,普通民众从当代艺术中则既获得不了多少形式审美的愉悦,也获得不了价值观念的醍醐灌顶。那么,中国的当代艺术和当代摄影,其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乃至最核心的观念价值,则必然大打则扣乏善可陈。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