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志鹏
北京/海淀
39.2万
访问量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真理和现实或许会极其有悖于我们的感官和经验
2018-04-26 18:17
1
2
2480
摄影人最强劲的对手,不是别的某一个人,而是自己手中蕴含着复杂算法和丰富程序的照相机
2018-03-29 15:24
0
2
4641
从来都不是僵硬的概念决定了不断生成变化的现实,而是不断生成变化的现实,迫使我们必须结合语境瞻前顾后、动态灵活地去把握一个概念,刻舟求剑式的思维,既无助于摄影认知的进步,也无益于摄影文化的交流
2018-02-27 17:56
0
10
4091
宁肯坦然接受说不清,也轮不到一堆暗房神棍把可说和不可说的,都打包神秘化成自己某种艺术光环,而且毫无道理地把工艺和个人经验偷换成艺术摄影的唯一正统
2018-01-02 13:02
2
2
1695
当“自然”“现实”“人”“生产”的概念性根基,因技术的不断发展和大规模运用已经发生质变,迫切需要一种根本的、激进的理解视角转变的时候,艺术由来已久的“再现”和“表现”功能,就会在当下遭遇到空前的“功能悬置”
2017-12-01 22:22
8
3
3141
中国学术之所以落后,之所以紊乱,也就是因为我们一般祖先只知高唱玄妙的神韵气味,而不知此神韵气味之由来
2017-04-02 09:26
10
12
4431
正是这些网状的、隐匿的、涓涓细流式的异质力量,在特定的历史文化语境中不断暗流涌动相互汇合,才在某一刻催生了特定技术和事件的曙光乍现
2017-03-17 19:24
4
11
4234
中国文化的传统,向来是不重视语言的,比如《庄子·知北游》有云:“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这其实暗示了,我们的祖先在面对天地、面对四季交替、面对万事万物的时候,有着强烈的想从根本道理上把握住并理解它们的冲动和愿望,但限于当时的认知水平实际上又很难用一个根本的逻辑的道理来说清楚,于是我们的祖先就只好找了一个不可言说的“大美”“明法”“成理”来强行充当根本缘由,而在道家看来,宇宙万物的最终极的缘由就是“道”,这种做法今天看来实际上并不高明,就像一个人问为什么花朵是美的,美女是美的,很多都是都是美的,一个人却发明出一个“美因子、美素、美气”的说法并拒绝解释美因子是什么一样独断而狡猾。这种空对空、虚对虚、抽象对诗意,意境对禅宗的艺术评论,搞到最后,除了自己骗自己或者骗别人,对理解和讨论艺术毫无助益
2017-01-13 21:52
4
8
2658
郭晓军的作品《花开富贵》以自主拍摄的影壁墙为基底,利用通过互联网搜索引擎搜集的三万八千张关于中国当下农村现状的数码快照为素材,拼合成“像素化”的作品。摄影不仅记录现实,而且也构建对于现实的理解和感知的魔力层面来讲,这些关于乡村的庞杂影像,也正是造成我们许多人对于农村现状认知冲突和割裂的重要原因,毕竟,绝大多数人既很难全面地观看,又倾向于只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现实”。
2016-09-19 13:27
0
6
7351
2016-07-08 13:48
1
3
3246
2016-03-02 16:42
6
0
4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