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志鹏
北京/海淀
36万
访问量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复杂性是一个事实,而不是一个借口,我们应该用复杂的眼光去看待和分析这个复杂的世界,两位杰出学者对中国常见的所谓特殊性和普遍性,中国和西方二元对立的弱智逻辑的精彩剖析,这种水平的现场对话,艺术界可以有么?
2014-05-30 16:28
0
0
1221
杜尚将小便器(他取名为《泉》)提交给纽约的独立艺术家沙龙展,已经是将近百年前的事情了。20世纪下半叶以来,他的行为激起了大量的理论讨论。笔者以往对此略有所知,不过,最近在翻译比利时前卫理论家蒂埃里·德•迪弗(Thierry de Duve)的《杜尚之后的康德》(Kant After Duchamp)[1]时,阅读了相关传记和访谈,才发现整个事件(下文简称“理查德·穆特事件”)并非教科书上说得那么干巴,而是一出包袱不断的活人大戏,其中那些被一般理论和艺术通史忽略不计的事件细节今天看来依然大有嚼头。于是被诱引出一种学究式的钩沉索隐的冲动,想要利用手头的文献——主要根据《杜尚之后的康德》、法国艺术史家朱迪特·伍泽详实的《杜尚传》、还有皮埃尔·卡巴纳的《杜尚访谈录》等——联缀成文,将事件过程做一番大致的梳理,以简要还原杜尚当时面对的情境,以及他为小便器进入艺术史而展开的一系列操作。我们将会看到一个精明算计的杜尚,这个“冷漠的天才”、“无政府主义者”在晚年的另一面——不拒绝体制收编的成功人士。
2014-05-29 19:02
5
0
2980
我们的景观摄影师们,如何确定他们所拍摄的一切,最终没有被转化为一个肤浅的表象呢?景观之后类型学大热,类型学又算什么高深的学问呢?类型学和类型学摄影真的是起源于德国么?
2014-05-14 00:25
21
0
5197
编者按:《世界摄影史》作者内奥米·罗森布拉姆,祝贺中文版发行,同时介绍了一下1980年她来中国参加刘易斯·海因展览的经历,特别点评了一下沙飞和解海龙的作品,并对解海龙的作品给予高度评价。
2014-05-01 11:07
2
0
1037
当我们把意识形态等同于政治立场或者国家政权的时候,我们就处于一种把问题极端简单化甚至根本没有抓住重点的危险。因为讨论和理解意识形态,重点不在于指出意识形态是一种对社会现实虚假的精神认识,重点在于:这种虚假的认识,是以何种策略何种手段何种物质基础,使得绝大多数人非常虔诚地相信它就是真的?更重要的问题是,这些策略和手段一定是政治性和强迫性的么?
2014-04-30 19:11
17
0
2097
20世纪以来,对哲学构成了最大挑战的视觉前卫艺术,大体上仍落在国内美学研究的视野之外。杜尚的小便器曾使一切美学理论归于无效,因此,一种不能直面杜尚的美学,根本就不是美学。
2014-03-25 22:24
2
0
1097
摄影师或者说艺术家的人文关怀,本就不应该局限于物质层面的极端困苦造成的视觉震撼。以往的纪实摄影,之所以大量呈现的都是底层边缘人物的生存境况,这主要是因为前现代的历史时期和匮乏的物质生产分配策略导致的。 人文关怀的丰富内涵,本来就不主要指物质层面的关怀,而是一种普世的关于人的精神价值关怀,这一点,无论是在中国传统文化关于人文的认知里(“人文”一词最早出现在《易经》中,《易经》贲卦的象辞上讲:“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还是在发自西方文艺复兴以来的“人文主义”传统里,都是有着极大的交集的,都是相信人类心灵与心灵之间,是存在着某种普遍的通约性价值的
2014-02-14 12:48
18
1
2659
2013-11-28 12:43
48
0
1782
2013-09-08 16:06
2
0
1203